冰山之下:“学”比“教”更重要,作为教练,你有没有给予孩子试错的机会?

蒜苔炒肉

2017-07-12 17:14:58

2016年欧洲杯,当冰岛队击败英格兰时,媒体开始铺天盖地的报道冰岛国内足球:有多少球员,有多少球场,有多么完备的体系,有多少高水平教练,有多好的足球氛围。


但是隐藏在这些表象背后的东西,却很少有人知道。


比如,冰岛在全国盖了那么多球场,全国的足球氛围那么好,那么这些方面对于冰岛的孩子的影响是什么呢?


来听听来自冰岛的足球书籍作者Anton Ingi Sveinbjörnsson是怎么说的:“其实不管是建了多少球场,有多少教练还是说政府在足球上投资了多少钱,最重要一点是,冰岛保持着足球的本色 —— 足球只是一项体育运动而已。比如说政府投资在每个学校里都建了一块足球场,但孩子们愿不愿意来踢,则是完全取决于他们自己。”


“有些孩子身体不舒服,可是依然想来踢,有些孩子不喜欢踢球,可是因为周围伙伴都来踢,他也就被带着一起踢,总之,我们要确保的是,无论什么时候孩子们想踢球,无论他是贫穷还是富裕,在他附近都有球场可以去踢。”




“在世界上许多其它国家的足球系统里,通常都不会或者很少给予那些在足球方面成熟晚的孩子提供足够的耐心。看看英格兰,鲁尼16岁就踢职业比赛了,而德国的克洛泽22岁才踢上职业比赛,假如克洛泽生在英格兰,也许他到不了22岁就被迫放弃踢球了。”


“在冰岛,我们的足球系统所具有的最重要一点是:给予孩子在足球成长中犯错的自由。毕竟失败是成功之母,犯错也是一种学习途径。我们希望孩子们在足球的成长中体会到乐趣。我们的足球系统并不是为了让每个孩子最终都走上职业足球的道理,我们要确保的时,让每个想踢球的孩子都可以随时随地的有球场可以去踢。”


“孩子们放学之后可以先回家吃个饭,然后再和小伙伴们出来一起享受一会踢球的乐趣。我们觉得这才是我们冰岛足球想要做到的目标。”




在Anton Ingi Sveinbjörnsson的表述里我们可以看到,冰岛十分看重孩子成长的自由,犯错的自由,正是这种自由的存在,使得孩子能保留住对足球的热情,同时也能锻炼孩子在足球比赛中的创造性和自主做决策的能力。


要想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在足球训练中把“学”放在比“教”更重要的位置。如何做到这一点?


瑞典林奈大学体育科学系讲师 Per Göran Fahlströms认为:“教练必须在足球课上给孩子们提供一个能激发他们学习足球欲望的环境。一个好的学习足球的环境,是指孩子们能在这种环境中互相学习,而不仅仅是从教练那里学习。”


“这样,教练在足球课上就能够‘教给’孩子们更多的东西。这样,教练也就在足球训练中承担起了一个教育者的角色。”


是的,将“学”放在比“教”更重要的位置上,这种做法跟课堂教育是不一样的,通常在课堂上,“老师教”会占据着重要地位。那么为什么足球训练中不能用课堂教育的方法呢?


国际体育科学和体育教育理事会的Richard Bailey博士说:“学习理论有一个重要的原则:人们不能将同一种学习方法应用在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中。所以,你不能将课堂学习的方法照搬到体育的技能技巧学习中。”



是的,尽管在足球中我们可以借鉴某些来自课堂教学的经验,比如元认知,但是如果全套照搬的话,就会使足球训练变的低效,失去了足球学习本身的特点 —— 内化式学习。


所以,对于教练来说。


最简单的训练方式无疑是:摆好标志盘,竖好标志杆,跟孩子们讲好每个人应该站在哪里,每个人应该做什么技术动作,每个人应该怎么跑动,然后各就各位,预备,开始,完全依照讲好的来练一遍。


而最难的训练方式无疑是:教练事先想想今天要练什么主题,练什么教学点,然后我怎么才能设置一个训练课,让孩子在其中不知不觉的就展现出我的教学点,然后我再给予适当的引导,让孩子逐渐自己学会我想让他们学的东西。


然后我才开始摆标志物,告诉孩子们“游戏规则”是什么,然后看着孩子们一步一步钻入我设的教学“圈套”,再逐步引导孩子们的学习过程。



对于教练来说,后者的训练方法无疑更难,因为你要花大量时间在设计训练课上,在脑海中预想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但是,孩子们在这种训练课上所学到的,却完全远超过在前者训练方法的课堂上学到的东西。


在后者的课堂上,孩子可以自由的试错,可以自由的表达自己对足球的理解,可以去互相学习小伙伴的优点。而在前者的课堂上,事先就规定好了你要怎么做,连试错的机会都不会给你。


当然,冰岛足球的训练方法是像后者那样吗?


我不知道,但至少从“给予孩子在成长中试错的机会”这一点来说,两者的精神无疑是相通的。

0条评论

手机登录

新用户注册

重置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