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在场边指挥:让孩子以自己的方式踢球!

蒜苔炒肉

2017-02-02 16:35:25

这是【老裴带你探索足球训练课背后的科学】第四期,老裴也就是蒜苔炒肉。


在本系列的第三期文章里,我们谈到了足球场上的动态创造能力和人类脑部发育过程的特点,并由此指出了传统的青训方式不符合青少儿脑部发育正常顺序。

 

而对于6到11岁的孩子来说,许多研究都证明,在这个阶段里不把孩子捆绑在单一的足球运动上,而是多鼓励他们去玩不同种类的运动,对于培养他们理解战略战术——增强“球商”是十分有好处的。

 

但是要注意!一定是让他们自己去玩,没有教练指导,没有家长旁观,让他们自主式,探索式的玩!

 

小编曾经在日常的足球训练课上亲眼看见如下一幕:

 

在训练课的最后一个环节,教练安排了一个集体游戏。在游戏开始之前,教练已经给场上十五个孩子说清楚了游戏的规则,这十五个孩子里有些是上一次已经玩过这个游戏的,而有些孩子则是这堂课新来的,第一次玩这个游戏。

 

游戏开始后,孩子们玩的都很投入,有时会有孩子发现规则的漏洞或者规则没解释到的地方,会停下来问教练这样可不可以,教练会给予简明清晰的回答。

 



这时孩子们处于自我探索游戏环境,自主收集环境信息的阶段。而教练处于一个辅助引导者的角色。在这个阶段里,孩子主导着游戏,而教练则处于近乎“隐形”的地位,所以孩子们玩的很开心。

 

在游戏开始大约15分钟后,孩子们进入了“完全不用教练的帮助,自己尽情游戏”的阶段。小编注意到此时孩子们开始有意识的根据规则而采取不同战术,游戏策略的复杂性开始逐步提升。

 

但此时,场边的一位家长开始“指挥”他的孩子,一个第一次玩这个游戏的小女孩,让她应该怎么样做。但是这个小女孩大声的向她父亲解释游戏规则以此来表明自己已经完全理解了规则,不需要父亲的“指导”。

 

但是父亲仍然在场边一直指挥她,她对于父亲这种不理解她的行为感到很生气,于是在接下来的游戏里一直面带愠色的时不时看着她父亲。

 


这件事在小编的眼里看来,两人都对游戏规则有着正确的理解,但她父亲是想让她采取更直接的游戏策略来玩这个游戏,而她自己更喜欢按照自己的方式来玩 —— 采取迂回的游戏策略。

 

虽然这个女孩最终完成了这堂足球课,但是之后的足球课她一次都没有来。我想其中的原因就是在游戏深入进行到策略阶段时,家长不断在场边指挥,导致她彻底失去了对游戏的兴趣,也导致了她之后再也没有来足球课。


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来了,还是会被家长“指挥”。

 

小编举这个亲身经历的例子就是为了说明:任何一种游戏/比赛,都分为收集环境信息阶段和采取适当策略阶段。


在收集环境信息阶段过多的对孩子进行干涉,会造成孩子日后注意力不集中,注意力关注面狭窄;而在策略阶段过多干涉孩子,会直接剥夺掉孩子的乐趣,因为我们都知道,自主采取策略才是游戏/比赛最有乐趣的地方。

 

所以当孩子在玩的时候,千万不要把自己的思想“强加”给孩子,做一个“隐形”的家长,让孩子自己探索着去玩,不要剥夺掉孩子们游戏的乐趣。

 



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在孩子收集环境信息阶段,给予过多的干涉会造成孩子注意力不集中,甚至注意力关注面狭窄呢?

 

这要从人脑的信息处理能力说起。

 

据神经学家统计,人类的感官每秒钟能从外界获得1100万个信息片段,但是由于脑神经的处理能力限制,大脑只能最多有意识的处理其中40个信息片段,剩下的那一千多万个信息片段都被我们的大脑默默的“忽视”掉了,或者换句话说,剩下的那么多信息片段都进入了我们的潜意识。

 

问:那么具体是哪40个信息片段被我们选择出来加以处理的呢?

 

答:我们注意力所集中的点的信息片段会被我们大脑有意识的加以处理。

 

无论是踢球还是看球,我们都会经历一个现象就是“为什么你看到了谁谁却不传球?”

 

去年的某个时间段里,懂球帝等一些媒体上盛行用球员的“视觉范围”来分析战术:好的战术就是能让每个球员在场上获得最大的视觉范围,好的球员就是那些能主动获取最大视觉范围的球员。

 

好像球员的视觉范围覆盖面越大,其战术选择就越多。

 

但其实不是这样的。我举个例子。

 

去年辽宁春晚里的一个小品《吃面》,里面有一个桥段:宋小宝为了检查对方的智商,给对方出了一道算术题:一辆公交车出站前坐了九个人,到了一站,下去两个人,又到一站,上来一个人,又到一站,上来两个,下去两个。。。


最后当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车上还剩几个人时,宋小宝问:公交车总共经过几个站?




在这个例子里,被测试者(包括观众)肯定听到了宋小宝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但是由于大脑受注意力的影响,自动把“数公交站”的任务给忽略掉了,或者说放在了潜意识里。

 

再举一个例子:心理学上有一个著名的实验“看不见的大猩猩”。在实验中,测试者被要求看一段视频录像,录像里有两个演员互相传递篮球,一个穿白衣服一个穿黑衣服,测试者要数出白衣服的演员总共传球几次。

 

但是在视频中间的某个时间,屏幕上会跑过一个穿着大猩猩衣服的演员,并在屏幕中间停顿一下,做大猩猩拍胸脯的动作。视频结束后,研究人员问被测试者谁看到了大猩猩,结果只有大约一半的人留意到有大猩猩跑过。

 

在这个著名的心理学实验中,大猩猩无疑在所有被测试者的视觉范围里,就像宋小宝喊的每一站都在对方的听觉范围里一样,但是在视觉范围里,就一定能被注意到吗?

 

这就说明了为什么有些人会对某些东西“视而不见”,场上为什么会发生“看到我但是为什么不传给我”,因为注意力根本不在这个点上,再加上大脑处理信息能力所限,所以大脑自动把“不关注”的东西放进了潜意识里。

 

回到孩子身上来说,成年人的大脑才能有意识的处理最多40个信息片段,少儿时期的孩子的大脑还未发育完全,能同时处理的信息片段要少的多。但是这里要注意了!有些人说“所以我要总是提醒孩子注意什么。”

 

错!


假设一个环境里有A、B、C三个事物,孩子在刚进入这个环境时,他最先被任意一个事物吸引(假设B)。


由于孩子大脑处理信息的能力还未完善,收集处理信息所需时间较长,此时家长突然口头提醒孩子注意A事物时,家长就打断了孩子对B事物的信息收集过程,人为的造成孩子注意力分散,信息收集不全,关注面狭窄。

 

所以要给孩子时间,让他自己完成自己应该完成工作。家长(包括教练)要慎用口头提醒,因为每一次提醒都会造成孩子注意力的转移,精力的分散。

 


放到球场上也是一样,比赛中的场上形势是千变万化的,每一个形势里的信息量都是巨大的。由于大脑处理信息能力不完善,青少儿足球比赛中容易出现球员在场上决策不合理的情况:5岁的小孩踢球容易扎堆就是这样 —— 因为受大脑发育不完善的影响,他们的注意力全部都在足球上面。

 

作为教练,面对青少儿球员决策不合理的情况时,要用改变环境的办法来引导球员的注意力,尽量少用口头提醒的方法来改变球员的注意力(副作用太大)。

 

作为家长,面对孩子在场上略显迟缓,或者决策不合理的情况时,不要简单的把原因归咎于“反应慢,不是这块料,精力不集中”,而应该多去想想这背后的科学原因:大脑发育尚未完善?心理学上的某种效应?还是平时的生活习惯所导致的?

 

毕竟我们越了解科学,就越能理性的看待问题,也就能更合理的处理问题,从而更好的培养孩子。

 

柯南道尔笔下的华生曾经对福尔摩斯说:“听你讲这些推理时,事情仿佛总是显得那么简单,几乎简单到了可笑的程度,甚至我自己也能推理,在你解释推理过程之前,我对你推理的下一步的每一情况总是感到迷惑不解。但我还是觉得我的眼力不比你的差。”

 

福尔摩斯:“因为你是在看,而我是在观察。”




1条评论

徐志斌
10月前
举宋小宝的例子这个我真的是笑喷了哈哈哈,很有意思!
手机登录

新用户注册

重置密码